icp123

免费在线观看
国产香蕉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久久国产精品一国产精品| 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二区|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日韩欧美| 欧美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视频| 最新欧美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久久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亚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日韩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视频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日本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中文字幕日韩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欧美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欧美色欧美亚洲另类二区| 91福利国产在线观看一区二区| 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 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官场美人

时间:2022-10-18 12:30:05

  分不清身在何处,张劲松只觉得特别暴躁,心里又有种别样的快感。他看不清周围的景色,眼中只有一张大床,和一个衫衣被撕破、露出那被黑色文胸包裹着、大小36D左右的雪白酥胸面带惊恐的漂亮女人。
他认得这个漂亮的女人,她是石盘省随江市市招商局副局长徐倩,随江官场有名的美人,二十九岁的副处级干部,据传说是随江现任市长高洪的情人。
“不要,不要”徐倩身子倦缩在床上,眼中挂着泪珠,恐慌而胆怯地叫着,模样格外惹人垂怜。
“不要?老子就是要!”张劲松被她这凄婉的叫声弄得食指大动,怪叫一声便猱身扑了上去,用力将她身子翻了一下,令她面朝下趴在床上,一手在背后擒住她双腕,另一只手则探向她的短裙
“不要,救命啊”
“没人救得了你!我的徐局长,爽不爽?”张劲松喘着气,感受着这强迫带来的异样滋味,动作不停,语无伦次地说,“我比高市长厉害吧?啊?徐局长,说啊,说我厉害啊,我是不是比高市长大一些长一些?啊?是不是啊?干!高洪那***,***断我前途,我就日啊!干!日他女人!干他女人!”
身下的徐倩哭声中夹杂着一些控制不住的呻吟,没有回话,张劲松并不在意,他自顾自地说着、冲击着。一阵阵快意如波浪般袭来,由点及面,如坠云端,飘飘然恍恍然,灵魂似要到天上了一般。
一种洪水冲闸的感觉袭来,张劲松的意识和身体都猛然间起了变化――他从美梦中醒了!
唉,又在梦中把徐倩强奸了一回!伸手摸了一把被高高顶起*,张劲松长吐一口气,还好稳住了没画地图。这定力,堪比唐僧了啊。
妈的,这个梦如果是真实的那多爽啊,招商局的副局长,市长的情人啊,看她在网上的照片倒是真漂亮,就是不知道胸会不会有梦中那么大呢?唉,自己也只能在梦里过过干瘾了,要是在现实中,像徐倩那样的人物,怕是都不会正眼瞧自己吧。
这时候的张劲松怎么也想不到,在半个月后,徐倩不止正眼瞧了他,还调到了他们单位当一把手,而且还真如他梦中一样,被他给强奸了。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他强奸了徐倩之后,不仅没有被抓去坐牢,反而从此官运亨通前途无量了。
......
......
生活的乐趣在于还能够意淫!
自从听说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最热门人选是随江市招商局副局长徐倩之后,张劲松就把QQ签名改成了这句话。
张劲松是随江人,男,汉族,未婚,党员,本科学历,今年二十四岁,前年大学毕业后在舅舅严红军的帮助下到了随江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当司机,合同工。同年秋,报考公务员,然后就成了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里的一名公务员了。这一番很顺利,功劳自然在于他舅舅的职位――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
由于舅舅的关系,他在开发区很讨领导欢心。然而去年冬,时任市委专职副书记的高洪将市委办主任严红军一脚踢到了市老干局任局长。自这之后,他在管委会就风光不再了。
平淡无奇的生活继续着,没什么工作要做,张劲松打开招商局的网站去看徐倩的照片,耳听着隔壁办公室两个无聊的人跑过来找老于和吴姐聊天,他们现在正聊着徐倩,时不时提一句高市长。
市长的情人来开发区当一把手!张劲松听得心烦意乱,妈的,这些人怎么就那么口无遮拦呢?一个个真以为自己是地下组织部长吗?操!
“我跟你们说,村干部是打出来的,乡镇级是喝出来的,市县级是买出来的,省部级是生出来的!”办公室里年纪最大的老于对着一班人口沫横飞夸夸其谈,五十一岁了还是副主任科员的他上班时最大的乐趣就是给年轻的同事们传授他所谓的官场心得,“你们现在都是科员,啊,打是不用打了,可还得喝!要是不能喝,那副科级就别想上!等你们喝到了科级之后才有钱,有了钱才能买到处级厅级张啊,特别是你,以前你不需要喝,但以后嘛,还是要多锻炼呐”
张劲松听到这个话心里相当别扭,什么叫以前不需要喝以后要多锻炼?不就是看老子舅舅失势了说风凉话嘛,老子又没招你惹你,真是为老不尊,在办公室里若无其事地谈论市领导的私生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难怪现在还只是个副主任科员,一把年纪活到狗尾巴上去了!
“呵呵,酒量是天生的,没办法。”张劲松心里闷着气,脸上却笑容满面,若无其事地说道,“对了于主任,按你那个市县级是买出来的说法,那徐倩也是买的吗?她现在是市招商局副局长,副处级啊。”
老于没料到自从严红军失势后就一直低调的张劲松会突然间发威,说话居然绵里藏针了!他闲聊一些虚虚实实的八卦新闻是习惯,可却不敢明目张胆指明道姓地说徐倩的官是买来的!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老于内心对张劲松改变的惊讶和敢于同他顶嘴的气愤,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都转向门口。
门口站着一个女人,漂亮的女人。一头乌黑的直发垂肩,白净的脸上没有一点瑕疵和皱纹,连眉毛都很自然,未经修饰,五官秀丽,五官跟电影《倩女幽魂》里的王祖贤有几分相像,年龄看上去大约在二十岁岁左右,上身着一件白衬衣,饱满的胸部傲然挺立,下穿黑短裙,修长的双腿弧线诱人,标准的职业装穿在她身上硬是令人情不自禁地想起日本AV里的办公室女郎。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她的目光却在张劲松脸上停留了几秒。
张劲松注意到了美女的目光,也没觉得奇怪,现在这办公室里所有人加起来,就数他最帅,女人看男人,肯定也要看帅的才养眼嘛。
不过,这女人有点眼熟啊。
“找谁?”隔壁办公室一个一直呆在这边聊天的三十多岁的男人盯着她问了声。
女人皱了皱眉,没回答他的话,反问道:“隔壁没人上班吗?”
“有人,你有什么事?”那男人笑着回答,站起了身往门口走去,而另一个跟他同一办公室的男人也不甘落后,站起身跟着往外走。
这一幕看在张劲松眼里,只在心里暗叹,这两人真他妈没见过女人,平时有人找他们没见他们有什么好脸色的,更别说主动起身回办公室了。心里这么想着,可他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往那女人的背影瞟了瞟,耳边传来三个人往隔避走去的脚步声,还有交谈声。
“你们上班真轻松啊,还可以串办公室。”
“呵呵,没事的时候聊聊天,反正也没什么工作”
老于摇着头叹息了一声,目光还看着门口,为那女人不是来自己办公室而叹息。张劲松没管他的,想着新主任的事情,目光又盯着网页上那张徐倩的照片看。
咦,张劲松眼睛几眨,猛然想起,这照片跟像刚才敲门的那女人特别像!
靠!该不会新主任真的就是徐倩吧?她在上任之前搞一出微服私访来摸底?这念头一冒出来,张劲松就不觉得刚才她盯着自己看是因为自己长得帅了,想来是她在门口听到自己问的关于她那个副处级是不是买来的问题了吧?
那女人真要是徐倩,那自己以后别说进步,日子恐怕都没法过了!生活啊,不带这么玩人的,老子不意淫了还不行么?
不过,她真的很诱人啊,那脸蛋身段,特别那双眼睛,啧啧,市长找情人,可不就得找这种尤物嘛。

惶恐不安了几分钟,张劲松又安慰自己说可能只是长得像,那徐倩那么漂亮,又是市长的情人,靠色相上位的人,怎么会干出微服私访这么一心为民的事儿来?
隔壁办公室两个人很快又走进了这边办公室,绘声绘色说起了那个女人如何漂亮身材如何好,言语中透出无尽的遗憾和渴求,只差直白地说想和她上次床了。。##听着这二人的聊天,张劲松紧绷的心放松了不少,觉得自己真是有点草木皆兵风声鹤唳了。
忙碌中过了七一,虽然张劲松在学校里就已经入了党,可作为管委会办公室的一员,在这一天他也做了不少事情。
七月三号,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这个位置终于有了定论,随江市委决定任命徐倩同志为随江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市人民政府决定任命徐倩同志为随江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百度搜,文学社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担忧成为了事实,张劲松内心真是复杂得没法说了,既有对未来希望完全破灭的无奈,又想着以后可以不用对照片而直接看到人意淫了的苦中作乐精神。见到徐倩的人之后,他脸都绿了,这个徐倩,正是那天敲门的那个女人!光看照片还可以说只是怀疑,可是几天之内连见两面而且第一次见面就印象深刻的人,他怎么着也不会认错。
这一确认,他暂时把意淫抛到九宵云外,满腹担心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忐忑了几天,见徐倩并没有找麻烦,张劲松又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人家堂堂副处级的管委会主任,怎么会为一点小事而跟自己这个小虾米大动肝火呢?
惹不起,总躲得起吧?只要不在她眼前晃,她工作那么忙,说不定早忘记那天的事儿了呢。
然而很多事情真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张劲松想躲徐倩,办公室主任覃浩波却安排他给徐倩当一天临时司机。
管委会办公室加挂人力资源局的牌子,主要工作就是组织人事、文秘、信访接待,也包括做好司机安排等为领导服务的工作。领导的司机也是人,有时候生个病或者有点什么急事也会请假。
在张劲松成了公务员而严红军还在市委做委办主任的日子里,管委会哪位领导的司机如果请假了,覃浩波就会安排张劲松顶一顶,别以为这是个苦差事,接近领导的机会,别人打灯笼都找不着呢。张劲松能享受这待遇,有三点原因,第一他以前在管委会当过司机,第二他年轻帅气还会功夫能够在紧要关头保护领导安全,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有个当市委办主任的舅舅!
覃浩波这么照顾他,很大程度上是看在他舅舅的面子上。
自从舅舅失势之后,张劲松再没给管委会的几位大佬当过临时司机了,倒是有时候覃浩波自己出去办事,会叫他充当一下司机,要说这管委会里面啊,现在也就覃浩波对他算过得去。
“局长”张劲松看了看覃浩波,吞吞吐吐地不知道应该怎么婉拒。
因为管委会的领导是主任,所以办公室的人都叫称呼覃浩波为局长,反正他兼着人力资源局的局长。
“八十八号车,钥匙给你,去市政府。”覃浩波打断他的话,抛出钥匙道,“动作快点,别让老板等你!”
张劲松接过从空中飞过来的车钥匙,见覃浩波已经转身,也只好答应一声,然后直接按电脑主机开关关机,出门下楼而去。
妈的,不就是当司机嘛,有什么好怕的?要死卵朝天,不死在人间。大不了被她好好训一顿,难不成她还敢强奸老子不成?
八十八号车的牌照数字号其实是01188,在管委会内称之为88号车,去年年初买的一台天籁,张劲松还开过两次呢。发好车,看着这熟悉的仪表盘和操控台,他可说是感慨万千,想不到自己居然又摸了一次这车!
没再多感慨,张劲松将车开到办公楼大门口停好但没熄火,然后下车,不到两分钟,便见到徐倩走了出来。
“徐主任。”张劲松满脸堆笑叫了一声,然后一手拉开车后座的门,一手扶在车顶,请徐倩上车。
徐倩站着看了张劲松两秒,然后移开目光,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嗯字,弯腰往车内钻去。
张劲松目光不由自主地往下一扫,从她领口看了进去,光洁鼓胀的酥胸和雪白的衬衣之间那一层带着花纹的黑色一闪而没,动人心弦。

她的内衣是黑色啊!胸前沟壑也很深,想来胸是很大的,应该有36D吧。张劲松心里呻吟了一下,跟梦里一样呢。他不禁想起在梦中对徐倩的强暴来,顿觉浑身上下热血沸腾,还好没有精虫上脑,知道现在并不是在做梦,老老实实地关好车门,然后走到前面也钻进了车里,挂挡起步,汽车奔向市政府而去。
开发区离市政府不是很远,可市区里的速度快不起来,这时候是下午四点,还好没赶在下班放学的高峰,可也花了近半个小时才到市政府。车直接开到政府大楼的大门前停下,徐倩自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一句话也没给张劲松交待。
张劲松找车位停好车,目光幽怨地注视着市府大楼,暗想高洪的办公室会在哪一层呢?徐倩这么急匆匆地进去,不会是想找他在办公室里来一场盘肠大战吧?靠,这世道也太***不给力了,好白菜都给猪拱了啊!啥时候也来两棵水灵灵的大白菜让咱拱一拱呢?
拱白菜这个词在脑海里一打转,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刚才迎徐倩上车时瞟到她胸前衣内那惊艳的黑色和雪白的沟壑,顿时一阵激动,做过的强暴徐倩的梦又如同放电影一般在脑子里回荡起来。文学社
妈的,高洪那***真会享受!如果老子猴年马月也能混上个市长来当一当,一定要找个比徐倩还勾人的尤物做情人。不,找两个,一个放在床上干,一个让她站在床边看!
在车上乱七八糟地想着,张劲松目光却一直盯着政府大楼的大门口,不是为了看美女,而是要注意到徐倩什么时候出来,他就马上将车开过去接,虽然在幻想里已经把她摆出十八种姿势蹂躏了个够,可是现实中,他还得小心的侍候着她,谁叫她是领导呢?
等了近一个小时,徐倩的身影出现了在大楼门口,张劲松赶紧将车开过去,停好车正准备下来帮她开车门,却发现她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绕过大楼前的花坛,平稳地驶出市府大门,徐倩没有说话,张劲松也不问,直接往开发区而去。他能够感觉到气氛的压抑,连音乐也不敢开,往车内的后视镜瞟了一眼,发现徐倩一张脸阴沉得跟下暴雨前的天空有一比,暗自腹诽她不会在市长办公室被高洪玩了*吧?
车刚出市区,还才上去开发区的路,坐在后排讲完了几个电话的徐倩开口说话了,简简单单四个字:“去素柳园!”
素柳园是个吃饭的地方,张劲松到开发区上班之前在那儿吃过几次饭,环境好,价格有点贵,菜的味道确实好,服务员的态度也挺好,就是有一条不方便,包厢里没有卫生间。不过吃饭的地方不比KTV,包厢里弄了个卫生间的话,若有人在吃饭的时候进去,就算开门关门时没有臭味,可总让人心里怪异不是?
“好。是。”张劲松没料到她会突然说话,回答得虽然及时,却也有点紧张。
车在前面路口调头,开发区在市区的东效偏北,素柳园在西边,隔了一整个的繁华市区。
到素柳园之后,张劲松本准备在车里等,可徐倩却叫他一块儿吃。跟着迎宾走到包厢门口,徐倩脚步稍微停了一下,摆摆手等迎宾转身走开后,她并没马上进去,而是继续往前走去,张劲松对这儿不算陌生,自然知道她去的方向是卫生间,想了想,也没进包厢,落后她几步跟着,就算是不想上厕所,也得往里面跑一趟了,总要等着领导先进包厢才行啊。
素柳园的卫生间在过道的尽头,一进门洞就有个八平米大小的空间,墙上有两个洗手的台子,台子的两边各有一扇门,左男右女。
张劲松进去撒了泡尿,洗了手之后走出门洞在过道上等着徐倩,然而他没等到徐倩人出来,却听到了她一声尖叫。他不敢怠慢,蹿进门洞,却见到徐倩很没形象地坐在了湿漉漉的地上,一只手撑在地上,包也没有幸免。更令人无语的是,他这时候两条腿微微弯曲,还没有完全并拢,令他一眼就看到了她短裙内的黑色蕾丝!
靠,真诱人啊!张劲松目光有那么一瞬间的停留,吞了口唾沫后意识到目前不是观光的好时机,赶紧叫了声“徐主任”,然后移开目光往徐倩脸上看去,却迎上了她圆睁得欲喷出火的怒目。
他心里一颤,完了,刚才借机偷窥被她发现了!

“扶我起来!”徐倩冲着张劲松怒吼了一声。
张劲松闻言,赶紧将心中杂七杂八的念头抛开,身子一侧,一条腿跨过去,将徐倩的身子夹在了自己两腿之内,由于双腿是分开并且弯曲站立,便使得裆部正在对在了她的脸前。正准备弯腰双手伸过她腋下将她抱起来的时候,张劲松注意到她的脸色更难看了,突然间福至心灵想到了这个姿势太尴尬,赶紧又移步转身,来到她身后双手从她腋下钻进去,一用力,将她提了起来。
徐倩扭头狠瞪了张劲松一眼,想要自己站定,可刚一迈步,却是一个跄踉靠得他更紧了,原来刚才一下崴了脚,而且高跟鞋好像也坏了。
“哎呀,美女,地上滑,走路要小心啊,跟我去喝杯酒,压压惊。”这时候,一个挺着将军肚满脸通红的中年胖男人说话了,还伸手往徐倩的肩上拍了过去。
张劲松单手扶着徐倩,另一只手快速伸出,在那男人的手掌快碰着徐倩肩膀的时候扣住了他的手腕,双眼盯着他冷冷地说:“耍酒疯给我滚远点!”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那男人脸色一变,嚷嚷道。
徐倩冷冷地瞥了那人一眼,嘴角扯了扯,却只是对张劲松道:“我们走。”
张劲松冷哼一声,松手的时候稍稍用力一推,将那男人推得后退了几步,然后扶着行动不便的徐倩就要出去。
“站住!”那胖男人猛地蹿到他们前面拦着,伸手指着张劲松,“哪个叫你走的?自己扇两个嘴巴道歉,再让这位美女陪我喝杯酒,我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啊,嘿嘿,身材不错嘛,里面还是黑色的,有情趣!我喜欢!”
“流氓!你,你要为你的臭嘴巴负责!”徐倩羞愤交加,伸手指着那胖男人,又急又气,骂了一声之后又扭头对张劲松吼了一声,“还傻站着干什么?!”
张劲松无端挨了训,对那胖男人憎恨不已,但这时候却不是和他算账的时候,他知道漂亮的徐主任这时候的形象相当不美观,肯定是不愿意被人围观要早点离开的,所以也只是狠狠地盯了那男人一眼,然后伸手往前一推,想推开那男人然后带着徐倩去车里。
“妹妹你放心,哥哥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那男人淫笑着说道,见到张劲松伸手推来,不止不让,反倒还主动扑了上来,一幅先下手为强的模样。
张劲松不想再挨徐倩的训,手上掌式一变,再次扣住他的手腕,脚下对着他的小腿一踹一勾,胖男人便重心不稳,营养过剩的身体跟湿漉漉的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在男人的惨叫和怒吼声中,张劲松扶着徐倩直接往外走去,若只他一个人在这儿的话,倒也不用急着走,等闲几个人打架什么的,他不怕!可是现在的情况可容不得他尽情打架,他怕对方的朋友兄弟什么的冲上来伤着徐倩,而且徐倩现在这狼狈样子,肯定不适合被人围观。他明白面子问题对于一个美女,特别是一个有实权的美女领导来说到底有多么重要,所以他没闲工夫理会那胖男人,得第一时间去到车里,离开这个地方。
“老三、老三!”地上的胖男人边起身边嚎叫,还真从卫生间里叫出了一个中年男人,那中年男人出来后见着这情景就要和张劲松对手,可等张劲松转过身,二人一照面,这手一时半会儿的就动不起来了。
“石局!”张劲松叫了一声,他认出来了,来人是随江市公安局武仙分局的副局长石三勇,跟他舅妈好像是个什么远房亲戚来着。
“老三,把他们抓起来!”先前被张劲松放倒在地的男人气急败坏地吼着。
“劲松,怎么回事?”石三勇皱了皱眉头,一眼看到徐倩,心里一突,再定睛一看,疑惑着叫了声,“徐主任?”
“徐主任,这是武仙区公安局石局长”张劲松介绍道。
听到张劲松的话,确定了眼前这位显得有点狼狈的美女果然是传说中市长大人的红颜,石三勇暗叫一声坏了!对自己那相当好色的老同学暗恨不已,你***要找死别拖着我啊!
徐倩看了石三勇一眼,却没理他,转头对张劲松道:“走!”
“石局,先走了!”张劲松对石三勇歉意地点点头,扶着徐倩走了。
“站住!老三”
那男人张牙舞爪地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石三勇死命抱住,在听到石三勇对他耳边说的一句悄悄话之后,立马没了声息,刚站起来的身体像是突然间脱力了,差点又一屁股坐到地上去,脸色瞬间由红转白,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

“老三”那男人干涩地叫了一声,满脸惶恐地看着石三勇,说话时声音都有些打颤了,“怎么办?我现在去,去道歉。”
“站住!”石三勇厉喝一声,“你找死啊,还去?等一下,等一下我帮你问问。走,你先回包厢,我出去看看。”
“哦,对对对,好好好。”那男人如小鸡啄米般点头道,“你跟他们认识,帮我说说话”
石三勇拍拍他的肩,没说话,慢慢走了出去,等他走到收银台的时候,眼睛往外一扫,便将外面露天停车场上的情景收入眼底,只见张劲松扶着徐倩进了一辆黑色小车的后座,而后自己进入驾驶室,车便驶了出去,一个挂着01188牌照的车屁股转瞬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
将车汇入车流,张劲松问:“徐主任,您脚要不要紧?前面有家小医院,是”
“送我回家!”徐倩打断张劲松的话道,“市粮食局宿舍,香樟路那边。”
“好。”张劲松应了一声,超了前面一台车,心里相当郁闷,她以前是市招商局的副局长啊,怎么会住在粮食局宿舍的呢?不过这种事情,他知道自己是万万不能询问的,好好开车就是了。
市粮食局宿舍的房子不新了,但也绝对不旧,看样子应该是二零零二年左右的建起来的,五幢七层高的楼房错落有致。张劲松将车停在D座二单元楼梯口边上的一个空车位上,随后下车打开后座车门,扶着徐倩下车。
“啊”徐倩双脚落地,情不自禁地轻轻呻吟了一声,身子晃了晃才单腿用力勉强站稳,脚还是很疼啊。.。##
“徐主任,你住几楼?我送你上去!”张劲松抬眼看了看这楼梯间,心想可别太高啊,随江这边七层高的住宅,基本上都不兴装电梯的,得靠两条腿走上去。
“五楼!”徐倩吐出两个字,也没推辞,一只手搭在楼梯扶栏上,另一只手提着包,手臂则被张劲松抓着,才刚上了两级台阶就支持不住了,差点跌倒。
“徐主任,要不,我背你吧。”张劲松咬咬牙说。
徐倩看了看张劲松,有几分为难,却也没有推辞。
张劲松明白徐倩这算是默认了,总不能让她明确无误的答应说好吧?怎么说着男女有别呢!他扶着徐倩转了个向,自己站到楼下,让她站在楼梯上,这样子背就不用蹲下了。感受着徐倩的身子伏到自己背上,张劲松不由得心跳加速,靠,她胸前两团可真有料真热乎真软和啊!由于她盘着头发,他没有享受着她秀发在自己脸上拂过的温柔,却感觉到了她的吐气如兰,想到自己在梦中对她的强暴,禁不住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双手条件反射一般就搂在她那紧绷圆翘的屁股上,然后不等她反对,转身抬脚就开始上楼。
徐倩伏在张劲松背上,心里那份羞愧和恼怒就没法说了,自己堂堂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副处级的领导,现在不止抱着这小子的脖子,还被他给摸了屁股!这要说出去,都没脸见人了!不过等上到三楼,见张劲松速度没减步伐没停,手托着自己的屁股也很老实没有借机揩油,徐倩的恼怒就减了几分,这小子倒也还算老实、听话,也有几分男人气概,今天要不是他,后果真不堪设想!先前在素柳园的卫生间里,他看到自己短裙内的风光,想必也是无意的吧!
若是张劲松知道自己居然给徐倩留下了这么一个印象的话,肯定得乐得眉开眼笑,他这时候已经很不老实了,由于先前徐倩一屁股坐在卫生间的地上,把裙子坐湿了,虽然后来在车上水气少了些,可还没干啊,他手托着,就觉得格外热,还能感觉出她*的形状来。手上是不敢乱动,可是裤裆里的家伙早就欢呼雀跃了,若不是他现在由于背上有个人要弓着身子走路,从前面看绝对可以很明显地看得出来那小帐蓬已经顶起得老高了。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